【環球軍事報道】美國《外交》雙月刊11/12月一期刊登了美國前國防部副防長威廉·林恩的題為《軍工聯合體的終結:五角大樓如何適應全球化?》的文章,全文編譯如下:
  2013年底,谷歌宣佈收購波士頓動力公司,這是一家工程和機器人技術企業,以製造可陪伴士兵進入崎嶇地形的四腿機器人“BigDog”聞名。由此引發的媒體炒作大多集中於谷歌何時開始製造各種類型的機器人。然而,谷歌的好消息卻是五角大樓的巨大損失。儘管谷歌同意履行波士頓動力現有的防務承諾,包括與美國陸軍、海軍及海軍陸戰隊的合同,但該公司表示,今後可能不再為軍方效力。實際上這意味著國防部可能失去其在新興自主機器人領域的優勢,而該領域過去曾五角大樓的專屬勢力範圍。
  互聯網企業力壓軍工巨頭
  谷歌有錢買下波士頓動力公司並不意外:這家明星企業的增長潛力和研發投資遠遠超過任何防務企業,其近4000億美元的股票市值是通用動力、諾斯羅普-格魯曼、洛克希德-馬丁和雷神公司市值總和的兩倍以上。
  谷歌或許不需防務合同,但五角大樓卻需要與谷歌這樣的公司建立更多和更好的關係。只有私營部門才能提供過去70年裡曾讓美軍擁有獨特優勢的那些尖端技術。而除了向商業企業示好外,五角大樓還必須適應日益全球化的軍工業,因為關鍵的防務技術將不再是美國企業的專利。
  以F-35聯合攻擊戰鬥機為例。這是一款由澳大利亞、加拿大、丹麥、意大利、荷蘭、挪威、土耳其、英國和美國聯合投資和試驗的飛機。與谷歌對波士頓動力的收購一樣,F-35戰鬥機的研製既是機遇也是挑戰。一方面,華盛頓需要國際和商業合作來維持這宗史上最大規模武器發展項目。另一方面,五角大樓過時的採購程序使新企業難以進入美國市場。五角大樓無法對這些準入壁壘的存在聽之任之,尤其是在美軍如此嚴重地依賴於非傳統供應商獲得對潛在敵人的優勢之際。
  總之,商業化和全球化,再加上美國防務開支的減少,已經把美國軍工業引入了一個新時代。以往這個行業曾出色地順應變化,使美國能夠保持軍事統治地位。然而在應對目前的過渡方面,五角大樓卻輸在起跑線上。
  在過去10多年裡,美國防務企業的技術投資越來落後於大型商業企業。儘管五角大樓曾向商業部門輸出過許多技術,但其現在卻淪為凈進口者。事實上,在3D打印、雲計算、網絡安全、納米技術、機器人技術等眾多領域中,下一代商用技術已遠遠超越了防務業的水準。此外,今天商用信息技術不僅主宰了私營部門,也主宰了國家安全。士兵們現在用智能手機接收來自無人機的實時偵察數據,並向戰友發送信息。
  跟上商業創新的步伐是困難甚至不可能的。美國5家最大防務承包商的研發預算總額還不到微軟或豐田之類企業一年所支出的研發經費的一半。這5家軍工巨頭的投資加在一起,在全世界單個企業工業投資的排行榜上也進不了前二十。當然,防務市場與商用市場有所不同,前者研發資金主要由五角大樓提供。但是這部分預算也下降了。而防務企業也不願把自己的錢投入可能會因為五角大樓預算的不確定性而永遠無法拿出可行產品的研究中。
  美軍方抱殘守缺固步自封
  五角大樓應該主動向商用企業示好,這些企業很多並不想獲得防務合同。相反五角大樓卻已經讓防務合同的投標變得十分困難,以至於許多公司因為發現投標程序陌生和艱難而主動迴避。還有的則是因為不願意遵守它們認為沒有必要的軍方要求而喪失了投標興趣。
  官員們幾十年來一直談論全面改革五角大樓刻板複雜的採購體制,並且進行了適度的改革,包括更多地依靠獨立成本評估和武器試驗。但是這些進步跟不上商業部門技術和產業快速變化的步伐。未來的改革應該從優化成本和縮短研發進度轉向減少對商用企業的準入壁壘。五角大樓可以通過放寬知識產權規則、精簡審計會計要求和縮短開發周期來吸引谷歌這樣的公司。維持現狀只會進一步拉大華盛頓與硅谷的距離。
  在技術創新變得更商業化的同時,它們也變得更加全球化。研發F-35這樣的武器,更多需要仰仗國際協作。但是美國軍工業並沒有理會這種轉變,部分原因是一些政府官員擔心全球化會搶走美國人的就業機會,並危及關鍵防務技術的安全。這些擔憂是目光短淺的。一個更為全球化的美國軍工業將更為強大,它將使美國能夠更多地獲取外部先進技術。
  美國軍工業沒能像汽車業一樣對全球化開放。在戰場上,美軍與盟軍並肩作戰,部隊一起訓練並分享情報。然而五角大樓仍經常無視海外的技術和產品——有時以給美國納稅人造成巨大損失為代價。例如本世紀初,五角大樓曾尋求開發一種名為“十字軍戰士”的新式自行火炮,卻不願對一款符合美軍大部分要求的過硬德國產品進行改進。由於成本變得無法承受,五角大樓最終在2002年取消了該計劃,不僅20億美元打了水漂,還使美軍陸軍只能依靠升級一款十分老舊的火炮度日。要想從盟國的投資和創新中獲益,五角大樓必須樂於採用外國的技術和設計。美國不必再充當所有軍事技術進步的唯一發祥地,就像F-35計劃那樣,引入外國公司將有助於分散研發成本。
  儘管很多變化發生在美國軍工業以外,但在其內部仍有一個明顯的變化:防務預算下降。僅僅是防務預算變化還不會促使行業的結構性改革:不過在與商業化和全球化結合到一起的時候,變革似乎不可避免。這種變化將包括行業的整合以及由此引發的供應商競爭的下降。事實上,對防務合同的競爭已創歷史新低,使得五角大樓很難用納稅人的錢買到最有價值的裝備。
  如果五角大樓讓商業企業和外國企業更容易進入軍工業,這將對促進競爭大有幫助。例如,已成為五角大樓最大供應商之一的英國防務企業BAE為作戰車輛領域提供了必要的多元化。同樣,在物色新型空中加油機時,歐洲空客公司也能成為波音的可行替代。加強競爭將確保五角大樓以最低價格獲得最好技術,並將使美國能夠在本國防務企業因國防預算減少而尋求海外市場的同時證明其市場的開放性。
  在華盛頓官員權衡改革利弊之際,他們已無多少時間可以浪費。在防務業以及全世界,變化的步伐正在加速。五角大樓在引入外部企業方面必須扮演更積極的角色,牢記他們的未來是密切相連的。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美國的技術優勢一直保護著其國家安全。為了維持這種優勢,美國必須適應並最終擁抱這些到頭來將決定其前途的趨勢。  (原標題:美前副防長:國防工業進入新時代 美輸在起跑線上)
創作者介紹

台中

pe51pemb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